【近日】
【DC】
Love-Clark Kent
CP-Lex/Clark

【Marvel】
Love-Tony Stark
CP-Steve/Tony

【Marvel】
Love-Charles Xavier
CP-Erik/Charles/Erik

[配對] Buzz/Woody/Buzz
[等級] PG
[聲明] 玩具們不屬於我,我只是跟AndyPixar借來扮家家
[背景] Toy Story2中,Buzz與其它Toys去拯救Woody,出發前Bo Peep(牧羊女)要求Buzz見到Woody代替她送上KissWoody的衍生

 

有許多詞用英文顯示,為免無法連結,在此附上翻譯:

Buzz Lightyear=巴斯光年
Woody=胡迪
Space Ranger=太空騎警
Emperor Zurg=札克天王(Buzz的死敵)
Andy=安迪
Bo Peep=牧羊女
Al's Toy Barn=艾爾玩具城
Slinky=彈簧狗
yard sale=前院拍賣
Sid=阿薛
Etch=畫版
Rex=抱抱龍
Lenny=藍尼(那位有眼睛的望遠鏡)
Hamm=火腿(豬撲滿)
Mr. Spell=拼字先生
Mr. Potato Head=蛋頭先生
口水公主=toysAndy妹妹的暱稱
Mike=身上有麥克風與身體是擴音器的那位玩具
Mrs. Potato Head=蛋頭太太
Jessie=翠絲(女牛仔)
Shark=鯊魚(嘴巴有發聲筒玩具,第一集時曾戴過Woody的帽子說自己是Woody

The Big One=第一集綁在Buzz身上的火箭炸藥名稱

Emily=艾蜜莉,Jessie的前女主人
Molly=茉莉=Andy的妹妹=口水公主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Buzz Lightyear身為一名優秀的Space Ranger,凡是交付於他的任務,他總是使命必達,更將打敗Emperor Zurg視為最終目標。

 

但現在,他只是個ToyAndy`s Toy,雖然他是Buzz Lightyear沒錯。對於先前某位美麗的女士交代他的任務,讓Buzz不清楚是否應該執行並完成。

 

 

*當你找到Woody時,這是給他的。」

Bo Peep的吻印在臉上的感覺還存在著,彷彿催促著他必須要踏出一步。

 

 

是的,雖然他並非是真正的Space Ranger,但他一直以來都無法視任務於不理的境地,不管是大是小,重要與否,更別說這牽扯到Woody──那位讓他找到自己是誰,重要的兄弟。

 

離將Woody和他的新朋友帶回來,甚至Andy從牛仔營回家後都已經快一個星期,關於任務,Buzz其實早在Al's Toy Barn時見到Woody就該做了,但因為很複雜的因素(Buzz這樣說服著自己),他遲遲沒將Bo Peep的願望執行。

 

看著Woody在櫃子和儲物間與床底下忙進忙出,時而麻煩Slinky幫他搬東搬西,Buzz從印有自己帥氣卡通圖樣的被單滑至木頭地板,打算詢問Woody是否需要幫忙。

 

Hey!Cowboy!需要幫忙?」

 

Oh!Buzz!太好了,我很需──等等,你換了電池?」Woody右手抓著一隻筆,左手做了個擦汗的動作(雖然Toy根本不會流汗),看到Buzz前來幫忙回給他一抹感激的笑容,但隨即被他口中的擔心皺了眉頭。

 

Buzz不好意思地抓了抓他被紫色顏料包覆的頭。

 

上次把Woody救回Andy家沒多久後,意識突然中斷,等他醒來時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Woody既憤怒又難過的臉,接著是其它Toys擔心的表情,後來他才知道原來自己因沒電而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情況,讓按了很多他身上按鈕都無用的Toys都嚇壞了,以為Buzz因搜救任務而壞掉了,然後Buzz會被放到yard sale而離開他們。

 

想到Woody那時的表情,讓Buzz決定不要再忘了更換電池。

 

「今早剛換好,放心,夥計。需要幫忙搬這個?」

他接過Woody手上的鉛筆,順便給個安心的微笑。

 

 

Yes.搬到Etch那裏去就OK,等下兩點整要開第二屆塑膠老化大會,路上幫我通知其他Toys並點名,Thanks!Woody翻閱著放在旁邊的便利貼並碎碎念著,沒在看著Buzz,專心在紙上的文字。

 

Buzz看著Woody的側臉,Bo Peep那時的話又傳進他的腦袋,突然有一種奇怪的熱度刷上他的塑膠臉(照理說應該是不會的,難道漏電了?)他甩了頭想丟掉它,回神後發現Woody正盯著他。

 

「怎咳嗯怎麼了?」明明這裡他可以呼吸,但為何現在卻有些喘不過氣?

 

「只是奇怪你不走而盯著我看了很久,我有什麼不對嗎?」

Woody瞇著眼一臉疑惑,保持著蹲坐姿勢,手仍放在便利貼上。

 

「沒事!沒有任何問題。」

 

「你是不是換成舊電池?Andy抽屜裡有幾個是用過的,剩沒多少電。」Woody從地上站起,走向Buzz,像是想查看是否裝錯。

 

Woody碰到Buzz那彷彿盔甲般的塑膠手臂時,Buzz想說他沒搞錯卻被周旋在意識中的那個任務給堵在喉中,看著Woody像是慢動作般的靠近他的氛圍,使命必達這條訊息激的Buzz不由得喊出:

 

 

LOOK! YOYO! YOUR YOYO!WOODY!!

 

Huh?!

 

Woody下意識轉頭向Buzz所指的後方,然後感到有東西碰了他臉頰一下。

 

 

回頭,眼前的是呈嘟嘴狀還未收拾好表情的Buzz

 

Buzz?Woody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臉面對著Buzz,只覺得臉頰好像又被Sid用放大鏡威脅了一次。

 

Oh…我可以解釋。」Buzz幾乎想閉上眼睛,蓋上他的氧氣罩。糟糕,真的漏電了?不知道Andy家哪裡有滅火器,他感到整個身體都要燒起來了。

 

So…?

 

Woody摸了摸被碰──被Buzz的嘴唇親吻的地方,那裡特別燙,明明沒有燒焦的痕跡。

 

Ummm…You Know..Bo Peep,在我們去找你的時候他要我……代替她……

 

是的,這是他的任務,一件早該執行的任務,一件小小小任務不足掛齒,應該很簡單沒甚麼好讓他遲遲無法下手的任務,因此他的解釋就是它的內容,這很能解釋他這麼作的原因,是的,只是任務所需,不應該讓他夾帶著什麼私人情感在裡面,Woody一直是他的兄弟,最好的夥伴,他最重要的──

 

Kiss me?......OK,Thanks……

Woody恍然大悟,說了感謝但臉上表現的卻不怎麼感激甚至愉悅,反倒是...失落?失望?總之,像是有一種從很期待的天堂掉到那夢境般的無底深淵的感受,Woody不知道為何會這樣覺得,不是不相信Bo Peep要求Buzz這樣作,而是他不知道,有點亂。

 

Woody轉回去繼續順他的會議流程,Buzz對於Woody的回應表情複雜,然後看了Woody一眼嘆了口氣,搬著筆往Etch的方向走去。

 

 

 

 

【後記】

*(原文:This is for Woody,When you find him.

Bo Peep的意思是要Buzz傳達他,或代替她給Woody一個吻XD

Buzz回答她的是如果是他作意思可能不同

Anyway…GJBo Peep

關於Buzz需要電池才能動其實應該沒這麼誇張,電池需要的意思應該是支援那些按鈕的運作,但劇情需要,所以...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

「噗!噗!…OK,聽的到我的聲音嗎,toys?」


Woody站上臨時布置好的講台,看向圍著他參與大會的toys,手拿著麥克風詢問音量是否OK,看到Rex揮著牠的綠色小短手表示聽得清楚。


「櫃子上的?」Lenny眨眼。


「窗台?」Hamm搖了搖他肚裡的錢幣。


「好極了!我宣佈第二屆塑膠老化大會正式開始,首先歡迎我們的老朋友──Mr. Spell!在上屆中它提供了許多幫助……



Buzz看著WoodyMr. Spell的互動,他們費心地講解當塑膠老化時的症狀,而Potato Head此時正抓著他的左手揮舞,詢問口水公主前天對它的攻擊所產生的後遺症是否跟大會主題有關。


Mr. Potato Head,對於你左手容易滑落的現象,我想你可能要試著用棉花棒擦試銜接部分,畢竟據我所知,口水並沒有這麼大的腐蝕性,而你只要擦……


Woody這句話讓在場一些toys發笑,Buzz是其中一位。


Potato Head抓著左手抗議著的動作,讓Buzz想到他與WoodySid家的那兩日,雖然Sid是位虐待toys的小孩,但Buzz是感謝Sid的,如果沒有他,他和Woody關係就不會好轉,得到這位值得自己用任何東西去換的,讓他知道自己的價值何在的重要的夥伴。


但這美好的關係被打破了,被他自己,Buzz苦澀的想。可Buzz卻不覺得後悔,不清楚為何。




Buzz回神後發覺,大會現況不知何時變成HammPotato Head的戰場,Hamm已經從窗台上下來,而Potato Head換成憤怒的眼,正用固定不住的左手拍打著Hamm的粉紅塑膠身體。

看向Woody,發現他正懊惱地從Slinky嘴巴拿電池往Mike的電池槽塞去,因為麥克風講到一半已經沒電,大會被迫中斷,現在toys正興奮地觀賞著HammPotato Head的競技擂台,Mrs. Potato Head高叫著給她的丈夫支持,Jessie坐在最好的觀賞位置上揮舞拳頭呦喝著,Rex細細念著太殘忍了我不敢看並試著用牠的短手遮住豆眼,Shark呼叫開啟賭盤,賭Hamm贏的略多於Potato Head



Buzz咳嗽了下,打算前去阻止這場鬧劇,瞄了眼Woody專心更換電池的表情,手卻因為累積的憤怒造成錯誤,讓Buzz確定再不停下這兩隻toys的戰鬥,HammPotato Head恐怕會住在口水公主的牢房好一陣子。



當他剛踏出一步時,脖子隨即被一個長鉤杖給扯了回來,讓Buzz覺得眼睛快掉出來。



Hello~Space Hero~」帶著性感與溫柔的嗓音,穿著瓷製澎澎裙的Bo Peep問候正眼冒晶星的Buzz


Oh…Hi…Bo Peep,有什麼事?我正打算進行搜救任務,必須趁Woody發飆前去解救他們。」


Buzz正試著僑好脖子,Bo Peep輕笑,往Buzz的紫色頭推一下幫他弄好,塗著唇膏的小嘴靠在Buzz耳朵附近,小聲說道:


「我看見囉,你親Woody

HUH?!?!?!?!



聽聞後Buzz激動得讓他決定等下要去查看他換了什麼怪電池,他一定漏電了,這個刺激讓他的氧氣罩都無視按鈕自動蓋上,從上面的反射Buzz看到他的臉變成豬肝色,好像Andy惡作劇拿顏料抹在他臉上。



「等等等等等,我我可以解釋!這是任務!妳還記得嗎?你要我找到Woody時對他這樣作!」

Buzz驚訝的是,Bo Peep臉上一點疑惑、生氣甚至忌妒的表情也沒有,一直是帶著滿意()驚喜()和興奮()的笑容。



「嗯哼…Yes…我當時有這樣要求,但是



Buzz閉上眼抹了臉頰,他最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問題來了。


「一星期多前就該執行了?」他沒底氣的回。



「是的,而且我以為你當初婉轉的拒絕了…Oh…!
Bo Peep視線轉向Buzz後方指著。


「?」

Buzz回頭,發現Woody瞇著眼往他和Bo Peep兩人這瞪著看,眼神冰冷和失望,讓Buzz回到他剛來Andy房間時,Woody對自己看得那付神情,這讓他的心彷彿跌落谷底。


God…Woody該不會誤會了?」
Bo Peep輕呼。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他們盯著彼此持續了一段時間,直到Woody冷著眼把手上的資料夾丟給Slinky處理,轉身離去。

 

 

結束了,大會與他們的好關係。

 

 

Buzz可以感覺到Bo Peep的杖在這段時間拍打他的背,可他動不了,Woody的眼神有魔法般,凍住他的一切,Buzz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心臟,如果有,它肯定碎了,被那冷眼凍碎。

 

「你必須去解釋…Buzz

 

「解釋什麼?我沒有搶了你的女朋友?!小姐,我想妳去解釋還會讓警長信服,你看到他對我的眼神了嗎?為了妳的關心,我和他之間完了!」

 

Buzz知道責怪在Bo Peep身上並不會讓一切好轉,但他無法停止小人地想:都是那任務!那愚蠢的任務,才讓所有都變調!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多珍視BuzzWoody的情誼,甚至是他現在才發現。

 

在身上綁著The Big One失去Space Ranger身分的那晚,是Woody──被牛奶箱關著的他,帶給Buzz新的生存意義。

 

而剝奪它的也是Woody──那讓Buzz如此難受的心情,那讓Buzz了解到自己的情感,愛Woody的感受,不只是兄弟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Woody回神後才發現,不知何時已爬回自己的地盤,大概是因為他想把自己窩進枕頭裡面,不要看見任何人──以防忍不住用言語傷害他的朋友們。(Woody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很擅長這個)但行為上還是忍不住背叛了,方才把文件丟給Slinky時狠狠砸中牠的頭。

 

現在腦袋非常亂,不想承認是因為看見了某一幕,他認為被背叛的畫面。

 

他的兄弟和他的粉紅知己搞在一起,這情景讓Woody看了很不開心,而他應該是要抱著祝福的心態去支持的,可是做不到,連些許笑意的表情都撐不出來,更別說他嚐到了從內心散發出的強烈妒意,在控制住自己不去傷害他們前,Woody轉身離開。

 

在另一方面,更讓Woody覺得難過的是,他和Buzz的關係回不到從前了。這或許對Bo Peep不太公平──跟她相處的時間比Buzz還久。但Buzz帶給他的,比誰都多,甚至是Andy都比不上。

 

Jessie那知道Emily的事情後,Woody就清楚,總有一日,他們會離開Andy的生活,Andy不能是他們的一切,在他打算去逃避這個現實的時候,Buzz拉了他一把,讓他知道,不是只有自己去面對,Woody還有Buzz

 

 

但現在只剩Woody自己。

 

 

此時此刻,Woody才認清,Buzz是他最重要的,最不想失去的──

 

扯了下拉環,低質的聲音系統傳出:

 

*You are my FAVORITE deputy…

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   ,Buzz.」他自己添上名字。

 

 

有誰能打敗這世上最棒的搭儅呢?

 

有的,不該存在的感情,摧毀了這一切。讓Woody清楚再也無法面對Buzz,以兄弟之名。




【後記】

*(翻譯:你是我最棒(或最愛)的副手,個人是偏好後者XD

終於讓兩人認清感情了,死了我一堆腦細胞orz

關於Woody的地盤不知道有人還記得是Andy的床不?個人覺得地盤是床整個超有Andy的玩具男孩的感覺,哈啊哈啊~(被Buzz雷射燈泡閃死)

希望下篇可以一次解決,Buzz快衝去告白啊!我要找隻toy去踢踢他的腦袋才行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

Buzz…

 

……

 

Buzz…?

 

……

 

BUZZ! CAN YOU HEAR ME?!

聲音的來源彷彿緊貼著Buzz的耳膜,讓它嚇的以為真能啟動渦輪動力,再度上演一齣*To infinity and beyond的戲碼。

 

Buzz轉頭,始作俑者嘴裡叼個東西,仍就吃吃竊笑。

Slinky?

皺眉,由於先前的事情加上被耍弄,他的心情可不太妙。

 

Sorry…Buzz,恐怕你想事情想出神,再加上我的嘴巴不太方便,所以叫你幾聲沒聽見。有什麼困擾你嗎,Buzz?Slinky搖尾巴釋出牠的善意。

 

……Nothing,找我什麼事,Slinky?

 

This…annnnnnnnd…thhhis!

只見Slinky將口中的包裝遞給Buzz,然後轉身解開綁在牠屁股上的繩子,Slinky將螺絲起子固定在身上。

 

「鋅汞電池?誰需要換電池?你?」Buzz看著少見甚至有些許灰塵的包裝,大部分裝有電子設備的玩具用的是AA或者是DC,用鋅汞電池的玩具就不常見了。

PS:鋅汞電池就是俗稱的水銀電池,樣子像銀色鈕扣一樣,因釋出電流穩定特性,常用於精密儀器上,AA是三號電池,D是二號電池,C是一號電池)

 

Woody,請幫我拿給他,Thank you,Buzz!

 

Woody?他需要電池?」

Buzz一手抓著螺絲起子一手抓著電池,他想不通全身是棉花與布構成的Woody為何需要它。

 

「他是拉線發聲人偶,Buzz…雖然音質沒你的好,該不會你以為Woody身上裝的其實是手動音樂盒吧?」

 

「可是...我沒看過Woody…

 

「這種電池電流雖小但壽命很長,差不多三年換一次就夠了,當然你沒看過Woody換過電池,你來這不到三年。開完會後打算要交給他的,但他好像遇到什麼讓他不開心的事情馬上爬上床了。」

 

Slinky看向斜上方Andy的床鋪,那是Woody的地盤。基本上玩具們不會爬上那裡,他們知道Woody會因此不太高興,除了某隻玩具例外。

 

聽到Slinky後面那句話,讓Buzz感覺越不好了。他知道Slinky的意思是只有他有資格爬上Andy的床,那裡不只是Woody的地盤,也算是Buzz的,更別說現在床單、棉被和枕頭都是他的卡通圖案,而且他不久前才從那下來參加開會。

 

以前他當然很樂意幫Slinky這個忙,但現在他沒辦法,他無法再面對Woody那樣看他。

 

Slinky…很抱歉我——Slinky!Buzz回頭打算想辦法拒絕時,看見對方的後腳已經離他快有半公尺遠。

 

Buzz!太感謝你了,好兄弟!」Slinky揮了左前腳示意。

 

Slinky!….

 

「萬事拜託囉!」眨眼。

 

 

Buzz從未看Slinky溜這麼快過,連同牠的後腳一起,他嘆口氣,看著手裡的東西:電池這讓他想起換好電池甦醒時Woody那個眼神,雖然他那時很生氣,但Buzz知道那是出於關心才會有的,不是現在那種,冰冷的、失望的、彷彿有很深恨意的,是的,恨他,又再度嚐到那種感受,他那時不懂,但現在這讓他幾乎撕心裂肺。

 

等等?電池開會後預定要換的,所以現在應該快沒電,離開完會有一段時間,看來時間緊急不然Slinky不會這麼趕著要求他拿上去,或許等不到電池的Woody恐怕……

 

Buzz被自己的想法嚇到,他拿Slinky留下的繩子將螺絲起子迅速綁在背後,抓起電池趕忙爬上Andy床。

 

 

You are my FAVORITE deputy…

 

                「,Buzz.

 

 

剛摸到頂部的棉被,Buzz就聽見熟悉的音質和自己的名字,探出頭就和Woody的視線撞上,然後Woody臉上的腮紅瞬間擴散至脖子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他們倆人對看了幾秒,直到Woody扭過頭從被單上踉悵站起走來走去,就是不看Buzz

 

………Woody?Buzz解下螺絲起子,回想方才他聽見的,還有Woody的表情,讓他似乎看見希望,於是鼓起勇氣開口。

 

……我在聽。」

Woody的背跳了一下,停下反覆來回的腳,持續背對Buzz

 

Slinky剛才找我,告訴我你需要換電池。」

Buzz走近Woody,對方沒有發現。

 

……東西放著你就可以——BUZZ LIGHTYEAR!!!!

 

 WoodyBuzz整個從背後壓倒,然後他聽見魔鬼氈被撕開的聲音,本來就沒有平復下來的粉紅臉又再刷紅,Woody想撐起身體甩開對方,但Buzz拉開Woody的拉線環,固定住他的手。

 

BUZZ LIGHTYEAR!!!!STOP!!!!

 

「你不可能自己換電池的,Woody,你需要幫忙

 

Buzz不知道為何自己的聲音變得發啞,在聽見Woody的布料被扯開的時候,但他還是跨坐在Woody大腿上確保他不會亂動,再拿出工具往Woody內部深入逆時針旋轉。

 

過一會兒,蓋子好不容易打開,出現三顆鈕釦狀的金屬物,又花了些時間將它們移出,在電池抽出的同時,Woody會突然顫抖下,發聲器會短暫傳出模糊的語調,這讓Buzz感覺漏電的症狀又發作了,隨著呻吟再次出現漏電情形越加重。

 

此時Buzz是顫抖著將新的電池插進槽裡,電流的流竄也同樣會讓Woody發出類似的聲音,隨著電量的累積,一種奇怪的感覺會如海浪般撲向意識侵蝕著Woody自己,最後一顆被插進的時候,那種刺激就像雲霄飛車在最高點瞬間掉落般,白光灑在眼前,好似虛脫。

 

螺絲起子退出,衣服上的魔鬼氈被黏合,手也被鬆脫,拉線緩緩縮回:

 

*Reach for the sky…

 

OK…看來情況不——」

Buzz話沒說完就被跳起的Woody扯住脖子,而Woody剛開口要痛罵這越矩行為時,Buzz湊近他的臉,跟早時被Buzz稱為任務一樣的吻,此時落在Woody的唇上。

 

如果在臉上的觸感是顫抖又迅速,在唇上的是堅定且持久。

 

Woody感覺有蒸氣散布在他和Buzz之間,整個畫面霧茫茫地,他彷彿要融化,原本在脖子上的手不自覺地環抱Buzz讓兩人間沒有縫隙,回應著,不知過了多久才分開,看著彼此不語。

 

Buzz將離兩人不遠的棉被扯上一角,蓋住他們,由於身上的螢光部分在黑暗中他仍然能看見Woody,綠光中和了紅臉,讓Buzz知道他下對了賭注。

 

 

Woody跟他一樣!他們是彼此喜歡的,不只是兄弟。

 

 

「我聽見了,你說我是你最愛的副手。」

 

「只是副手,不代表你就可以擅自親我。」

Woody覺得Buzz那一付自信的微笑跩得有些過頭,他回嘴。

 

「如果你只當我是副手的話,早就揍我了,不會只耍嘴上功夫。」

 

「真不愧是我最棒的副手,嘴皮只是前菜,拳頭才是主——」

Woody搓搓手,作勢要揮向Buzz時,Buzz又向前啄個輕吻。

 

I love You ,Woody…

 

I love You too ,Buzz…

 

 

他們又陷入分享彼此的吻中,而Woody不知道Buzz將他們蓋在棉被裡的原因,純粹只是因為兒童不宜觀賞,在Buzz發現Molly異常安靜地盯著這裡看的時候。

 

Woody過不久會知道答案的,在他發現Molly總是將他和Buzz疊在一起玩摔角的時候。

 

 

END

 

 

【後記】

*(翻譯:飛向宇宙,浩瀚無垠,Buzz的名言)
*(翻譯:飛向天空。但我個人偏好用突破天際(大誤)來表示)

我寫完這篇後,嚴重懷疑要把文章分級從PG改成R… <>

換電池那段卡了一段時間,我是用在寫H的腦細胞在碼那段啊啊!!!

其實我根本沒有換電池的構想的,而是因為今天把紅心買回家後把牠肚裡的電池移除時突然靈光一閃,為此我真的把我家Woody的衣服扒開,用螺絲起子伸進去這樣又那樣研究起來——不好意思我又寫髒了__orz

結尾也是因為我在想既然在床上為何不用棉被來玩(住口),所以對不起Molly這可愛的小女孩了,對不起!(被巴)

 

如果沒有意外還會有段小短篇,是關於其它toys的反應這類的,還請繼續指教!

(PS:這次更新沒有校對修改,等番外上了會再校訂,如有錯字或不順麻煩請告知我,感恩^^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kurajy 的頭像
sakurajy

NENE BROTHER ^J^

sakuraj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犯。
  • 我太愛你了大大~~
    我找了好久才看到這巴斯x胡迪文(真的久)
    希望可以看到大大寫的髒髒文ヾ(*´∀`*)ノ